category archives: 見山

重返2007
posted on Monday, 2015-07-13

 

在已經永遠失去的日子裡面,值得我後悔的事情基本上涵蓋過去的整條時間長河。後悔過去,後悔後悔過去,後悔過去的過去,在後悔的時間裡完成新的後悔,我認為我的人生就是這樣造成的。這說不定應該歸罪於人類無盡的貪婪,或者對永恆的未知(或者已知)的慾望。選了A還想選B,沿著A的軌道行走至今,又想知道若是當初選了B,後來又會變成什麼樣了,無窮無盡的無意義循環。

不過,在後悔的漩渦之中(大概是個完美的斐波那契數列),還是有一些很奇特的閃光點。在過去的日子裡如果有稱得上是閃光點的時間的話,一個是遠去的2004年,另一個是同樣已經遠去的2007年。它們之間的分別是,前者是會隨著選擇項的變更而消失的,已經慢慢從我心裡淡去的緬懷式片段;後者是個延續性的力場,並且無論那個時間我選了A還是B,它都同樣出現,儘管可能會有時差。

阅读全文——共1738字

原諒我的無知與斷言
posted on Wednesday, 2012-07-18

許久不曾執筆,皆因自己無可救葯的惰性所害。從前強迫自己用文字無病呻吟,最後一次距今也已過去了兩年多。去年六月要信誓旦旦地繼續寫小説,結果也是無疾而終。並非主觀上不願再寫,事實是,每天入夜後在黑暗中所耗費的心力與精神,呈現在形上的無非是不堪入目的幾行,無法打動我,無論他人。

另一方面,我受俗世上的繁瑣所擾,疲憊不堪,雖然心裏知道不待若乾年後,這所有的一切皆為無足輕重的塵埃,即使仍然想憶起也無從下手尋找。原來巨石不過是塵埃。心裏明白,但是行動無法跟上。我變得焦躁憂煩,雙目渾濁,行動遲緩。每天爲了迫在眉睫之無謂事而奔波勞碌,每天都想著明天可以亡羊補牢,今日卻依舊荒廢度日。我認爲這三年來我皆是這樣走過來的。或許我也相信,接下來的這一年亦是如此。從前所養成的閲讀的興趣,也真的成爲了興趣,掛在墻上以供欣賞。裱在象牙鑲金的,稱之爲藝術的畫框裏,每當有人從那底下走過,我便說,你看,其實我熱愛著藝術和設計,同時兼愛著閲讀和寫作。

阅读全文——共5336字

胡蝶の夢
posted on Sunday, 2010-04-04

「西に入る 月を诱い 法をへて 今日ぞ火宅を逃れけるかな」[1]——春日局

 

「ゆらゆら か弱気羽根は めらめら 燃え尽きてしまえ 僕らは夢ひとつで 変化する」——『仮面』

 

「昔者莊周夢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自喻適志與,不知周也。俄然覺,則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?胡蝶之夢為周與?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。此之謂物化。」——『莊子·齊物論』

阅读全文——共5303字